宅腐雙修 & 雜食屬性
以上ヽ(✿゚▽゚)ノ

关于

A Cat is a Gift?【第六章】

【目錄】                     


或许你不知道,贝利尔其实一直在寻找生活的目标。

 

小时候在奴隶船时,他有时会在甲板那吊床上,抬头仰望空中那些船,心裡头想着日后他一定要在潘地曼尼南买上间大房子,然后再买一张魔界裡最舒服的床、然后睡上个地老天荒。

 

想不到,这两个心愿居然还真的成真了。

 

当然若以他原来的身份不难成事,可是那时他不过是被唾弃的一个人:被抛弃的孤儿、一点魔法也不懂却又瘦弱的魔族、纯零号的同性恋、单翅膀的堕天使。

 

曾经有人说,对天使来说,最残忍的事不是盲眼失聪,断手废足,而是砍去他的翅膀。即便堕天使失去了神的宠爱,却永远希望走向光明的地方;即便他们堕落了,叛离了,依然喜欢用翅膀飞去想去的地方。

 

然而贝利尔却永远无法翱翔于天际,他永远无法挥动他的翅膀飞去他梦想之地。

 

魔界以强为尊,像他这样连自保也不能的残废人士,只能会是最低层的烂泥。

 

当时有谁会想到他是天魔二界最为尊贵的人的儿子呢?

 

「路西法」和「米迦勒」。

 

这两个名字对于贝利尔曾经是如何的遥不可及,岂料转眼间后他俩竟是自己最亲的人。

 

对于他的父母,他根本不知应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

 

他们是仁慈的施予者,他的生命、身份、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全来自他们;然而他们却也是绝情的剥夺者,他原本所应有的东西因他们而失去了,他那三双黑羽翼、他的童年。

 

不论是路西法抑或是米迦勒,谁都没有尽好父亲的责任。贝利尔绝对有理由去恨他们、去恼他们,但当看见那两张同样完美的脸时,他却是打从心底裡一点也恨不起来。

 

所谓血亲,就是这样吧?

 

贝利尔不是一个委屈自己的人,他不知如何面对他的两位父亲,于是他便自行搬到第四狱。

 

因为不见面,便不用去想。

 

因为不见面,便不用去理。

 

因为不见面,便不用去管。

 

他是打着这样的算盘的,可这如意算盘能否打响,却仍要看上天的安排。

--------------------

贝利尔睡觉跟玛门爱钱都是众所周知的,若不是这样做倒又有些愧对了原罪之名。

 

然而贝利尔喜欢猫却不是很多人知道。

 

这又关係到在奴隶船的时候了,他嘴比较贱故此交到能谈心的朋友寥寥可数,可是嘴贱的人也是有心事的,于是他交心的对象变成了船上那隻黑猫。

 

小黑 (贝利尔很懒所以不会认真改名字) 从哪裡来没有人知道,然而牠不会挠人、性格颇温驯又能抓老鼠,船上的人倒也不介意牠留在船上。小黑似乎喜欢接近贝利尔,贝利尔也乐得有倾诉的对象,于是船上偶会出现一个单翼的堕天使抱着一隻黑猫坐在栏杆上的画面。

 

还有就是猫抱着暖乎乎的很适合睡觉 (*´ω`*)

 

于是当玛门买了隻小白猫当赔礼时,他心裡不是只有一丁点儿的开心,可是贝利尔就整一傲娇小孩,装着一脸不情愿的收下了。

 

晚上他是抱着一隻可爱的小白猫睡觉的,可是有人告诉他为毛早上会是这样的情形呀呀呀———?!!∑(((゚Д゚;)))

 

=====TO BE CONTINUED =====

 

下一章

评论(2)
热度(12)

© 施奈 | Powered by LOFTER